“呦,这个灯笼不错。”吴圩拿起摊上的一个红色灯笼,提在面前左右观看。

许易局促的站起身,”您眼光真好,这是这一批里做工最复杂的一个。“

“是不错。”吴圩笑着拿着灯笼在身旁人眼前滑过炫耀。许易紧张的搓搓手,摆摊这么多天,终于能开张了。

他紧盯着吴圩的表情,生怕他有一点的不满意。吴圩赞赏的对他点点头,满心欢喜的提着灯笼走。

“等一下。”吴圩追上去,笑道:“您还没给钱呢。”

吴圩与身旁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瞅你面生,新来的?”

许易心中咯噔一下,面上依旧赔笑。“对,前两日刚来。”

“看你是新来的份,不跟你计较。记好了,咱们吴少爷在这条街上买东西从来不用付钱。

许易面色难堪,看着他们走远的身影,一咬牙,又追了上去。“几位少爷,这个灯笼是小人废了好几日做出来的。为了这几个灯笼,花了不少钱。您看,能不能行行好,付了这几文钱。”

“也不多。”许易伸出三根手指,“就三文钱。”

“呸。”吴圩身旁的人推开他,喷了他一脸口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挡在吴少爷面前。”

“快滚。”

许易不走,拉着吴圩的衣角跪在他脚边。“这位少爷,您就行行好吧。”

吴圩面色铁青,握着灯笼的手青筋纵起。周围的摊贩听见动静,在一旁偷偷看热闹。吴圩眼神扫过他们,一个个的低头不敢与他对视。

他掏出一两碎银扔在地上,指着不远处的灯笼,“这些灯笼我全包了。”

许易捡起银子,一个劲的弯腰道谢。

吴圩不屑的笑了一声,将手中的灯笼扔在地上,狠踩几下,将它踩烂。

许易愣在原地。

吴圩又指挥身旁的人将他摊子上的灯笼全部踩坏。

许易:“你......这.......”

吴圩挑衅的看着他,面上带着几分张狂的笑意,“怎么?生气?愤怒?这些灯笼我都买了,我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许易手里紧紧攥着那一两银子,低垂着头沉默不语。

吴圩冷哼一声,带着众人离开。

人走远后,许易从地上爬起,默默回摊子上整理踩烂的灯笼。

他将灯笼全部拿起看了一遍,身边的摊贩见状安慰他道:“小伙子,忍忍吧,那个人咱们可惹不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