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收敛了笑容,直勾勾的盯着方可:“你喜欢我?”

说完,自己都感觉不可能地笑了笑。

他边自嘲地笑边摇头:“别开玩笑了。这局算你赢,行不?你对着一个囚禁了你一年多的人说喜欢?”

他越笑越大声,越笑越凄凉。

方可:……

果然很疯。

但是方可还是盯着陈烁阳的眼睛,堪称真诚的说:“是真的。如果有一个人,细致入微的照顾了你一年多。怎么样都不可能对他没有什么情愫。”

陈烁阳的笑声蓦然停下,眼睛里爆发出疯狂的神采:“既然我们两情相悦,那我们结为道侣吧。”

方可毫不迟疑的点头:“好啊。”

【宿主,你真的喜欢上他了吗?那我们的任务……】

【放心,我已经想到该怎么完成我们的任务了。】

……

朝阳宗众人觉得宗主这一年特别不正常。

先是待在他的屋子里深居简出,心情时而愉悦时而暴躁,在需要他出面的场合的时候,常常神游天外。是一个忧郁的美男子。

不过今天,他突然告知众人,他寻到了命定之人,要与他结为道侣。

不是,凭什么呀?这样一个宅在家里的人都有了道侣,而他们这群勤奋的人,却还只是单身狗。

虽说如此,他们还是欢欣鼓舞的在准备道侣大会。

因而,若是这几天有人来朝阳宗做客的话,就会发现原本严谨端方的众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甚至遇上了他们的宗主,还会对他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整个朝阳中的气氛都变了。

除了方可,他都有点后悔自己陈烁阳做道侣的打算了。

原本他一个人待在屋子里面好好的,这几天就总是有人进来,给他量身型,裁衣服,配花色。

不仅如此,他住的这间小屋也接受着改造。挂上了红绫,贴上了喜字,正对着门的客厅那里还摆着三盆干果。

众人进进出出,把方可的眼都给晃花了。

果然,自己就适合一个人待着。

不过看出来陈烁阳对这个道侣大会很重视了。他写下了成堆的喜帖,让青鸟们把帖子送给葛宗宗主和他的友人。一时间,天上满是送信的青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从武林砍到修仙界》《我有一座怪物牧场》《重生之文物大师》《都市之只手遮天》《战地摄影师手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