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亦超好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MM阅读网xsmm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夜幕降临,一双美丽而诡异的红色环形双月牙悬挂在夜空中,时刻告诉着靳烬,这里已经不是他原来生活的世界。

但靳烬并没有功夫对着夜空伤感,此刻,他正趴在笼车一角,蜷缩成一团鬼鬼祟祟地做着什么,偶有有金属拨片声传出,但也是十分细微。

笼车队伍已经进入了贤者森林地界,翻过这片山脉,就能抵达多伦小镇了。在哥布林王多哥的授意下,车队在森林里驻扎了下来,待天亮后再出发。红帽哥布林们吃饱喝足,此刻已经围在篝火旁呼呼大睡,只留有少部分哨兵来回巡逻。

也就是说,靳烬能不能逃走,就看今晚了!

“吧嗒!”

一道细微声音响起,喜悦的光芒在满头大汗的靳烬眼中扩散开来,他轻轻咬住自己的舌头,令自己呼吸尽可能稳定,手指轻轻一掰,海泥石**应声打开。

成功了!

虽然这是前世自己尚是小贼时才需要用到的手艺,技术已经生疏了许多,但总算是没有完全遗忘。

取下**后,靳烬转了转生疼的手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自由的世界仿佛已经在向自己招手了,就连那些魔法元素“风之精灵”也比先前活跃了许多,不断萦绕在他身旁跳动。

“艾瑞克,你成功了?”卡仆轻声惊呼道。

“嘘!”靳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卡仆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很快,靳烬就帮卡仆也解开了**,只是那根钢针也磨损到了极致,“咔”一声崩断了,令靳烬心疼不已,他可是打算用这个解开笼车的锁头的,早知道就应该先打开笼车,再另外救下这位胆小的灰皮哥布林。

“可是艾瑞克,只是解开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卡仆轻声说道。

“没有用,我就是解着玩,现在就帮你重新铐上。”靳烬气呼呼道。

卡仆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靳烬悄咪咪靠在笼边,盯着不远处那名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红帽哥布,准确的说,是盯着它腰间的那串钥匙。待巡逻的红帽哥布林一离开,靳烬集中精神,努力驱动那些风之精灵在那串钥匙上凝聚。

很快,这些绿色的小家伙们将钥匙串轻轻托了起来,可惜靳烬能够操控的风之精灵实在是太少了,钥匙串微微浮动后又突然坠了下去,睡梦中的红帽哥布林弹坐起来,瞪着猩红的眼睛四处张望。

确认没有异常后,那哥布林挠了挠腰间,翻了个身继续睡了下去,不一会儿,呼噜声又响了起来。

笼车中,靳烬和卡仆缓缓升起脑袋,偷偷松了口气。

“奇怪,我为什么只能控制这么少的魔法元素?如果再多一些风之精灵加入进来,一定可以将那串钥匙摘下来!”靳烬惋惜道。

卡仆沉吟片刻,说道:“魔法的强度和你的精神力有关,要么是你感知的魔法元素太少,要么是你与它们建立联系的‘触角’太少。前者是天赋,后者是能力,艾瑞克,你是哪一种情况?”

“魔法元素怎么样才算多?”

“你能看见多少风之精灵?”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