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雷声,小雨稀稀拉拉落下。

修仙者早已经水火不侵,在雨水落下那一刻,法力便遍布周身,将雨水隔绝在外。

一柄翠绿油纸伞撑开,雨滴落在上面滴滴答答。

陈曳撑着伞站在雨中,她是练气期,是这些人中唯一个无法隔绝雨水的人。

油纸伞下,一身月白色衣裙,在雨中显得越发清冷。

大手握住伞柄,木苏将油纸伞接过,陈曳抬头望去,眼中是疑惑。

“伞沉。”木苏面无表情解释。

陈曳挑眉,“那就谢谢木苏喽!”

木苏恩了一声,散去周身法力,与陈曳一同站在伞下。

“秋前辈,”陈曳回头道,“我们先去查看,毕竟你,”她指雨水从身上绕过去的人,“在这个地方太突兀,不合适。”

秋水烬想反驳,却发现没有办法反驳,见到他不沾雨水,掌柜的眼中惊恐涌现。

只能看着两人身影缓缓消失在雨中。

“我们去那里?”

撑伞的木苏尽职尽责,伞面尽量偏向陈曳,自己小半个身子落在雨中,衣袖早已经湿透。

而陈曳这边还空出好大一块地方,就算是迸溅也很难迸到衣服上。

陈曳满意地笑笑,“你说,什么地方可以看见每天进出的人?”

“城门。”

“没错,我们去城门问问,先确定这几个家伙是否还在城中。”

清源县只有南北两道城门,他们是从南面进来,客栈的位置也距离南面较近,首选便是南面。

雨越下越大,街上没有几个人,全都回家避雨。

陈曳和木苏两人撑着伞走到城门,两个守城的士兵早就躲在门洞下,有一搭没一搭唠嗑。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预料到下雨,一阵风吹过,两名士兵一同打个喷嚏。

“二位大哥,”陈曳声音清冷,不同于平日里和木苏的娇软。

守门士兵斜眼瞥了她一眼,其中一人眼睛一亮,挂上意味不明的笑。

“小娘子,有什么事啊?”这人笑眯眯问道。

陈曳反手拿出一锭银子,银子大小足足有五十两。

“二位大哥,我们想打听点事。”

另一个人眼睛冒光,伸手就想将银子拿过来。他同伴抬手阻止,意味不明道:“小娘子,你这是何意?”

“只是打听点事,没有其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灵境行者》《千山青黛》《神厨狂后》《从机械猎人开始》《天命卡牌:开局觉醒神级天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