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MM阅读网xsmm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个价格,也算是可以了。

毕竟一百块钱,可是普通工人近三个月的工资。

“我还以为今天一直在打折,一定会亏本赚不到什么钱,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钱!”陈巧云一脸惊喜地说道。

这一天就赚这么多,一个月下来岂不是能赚个几千块钱?

梁昭懿看着她兴奋的样子,忍不住给她泼冷水:“今天客人多是因为我们刚刚开业,还有优惠力度大,等这几天过去生意说不定没有这么好了。”

这确实是实话,刚开业的时候繁荣都是虚假繁荣,想要生意好,物美价廉保质保量才是正经事。

“没事,反正我们干的也是长期买卖,只要我们好好做一定会越来越好的!”陈巧云说道。

乔玉兰也跟着点头。

看着她们充满干劲的模样,梁昭懿笑了起来。

不管以后怎么样,只要她们好好努力,一定会好的。

接下来的两天,正如梁昭懿所预料的那样,过来光顾的客人确实是少了不少。

陈巧云明显是有些焦躁起来,不过梁昭懿劝她,开店就是这样,生意好的时候可以一天赚几十,生意不好的时候,有可能还要亏本。

只要保证好品质,顾客们只要有需要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里那就可以了。

九月一号,金苗苗开学的时间。

乔玉兰起了个大早做准备。

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只是乔玉兰心里紧张。

至于紧张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金苗苗取笑她:“妈,我怎么瞧着好像是你要去上学呢?你怎么比我还要紧张?”

乔玉兰嗔怪地瞥了她一眼:“我这不是为你担心吗?”

担心金苗苗在学校里面能不能跟上,会不会被学校里的孩子们欺负了。

“妈,我是去上学的,又不是去打架的,你担心那么多干什么?”金苗苗一脸无奈地说道,“再说了,我这段时间天天跟着昭懿一起学习,昭懿给我出的那些题目我都会的,虽然成绩没那么好,但也不至于考倒数,你就别操心了!”

一旁陈巧云也笑着说道:“是啊,苗苗你还不放心吗?”

吃过早饭,金苗苗就换上崭新的衣服,背上乔玉兰给她做的新书包出门。

陈巧云看着焕然一新的金苗苗,忍不住啧啧了两声:“你们瞧瞧,苗苗就是长得俊,这么一穿,就更是好看了!”

梁昭懿也看着金苗苗。

金苗苗模样确实是长得挺好看的,也就是因为在村里淳朴惯了的,不会打扮,这要是一打扮起来就好看多了。

金苗苗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小麦色的脸蛋都涨得通红。

“云姨你惯会取笑我!不理你了!”

说罢,转身就往外面跑。

刚跑到门口,就迎面和正要进门的唐洲撞上。

唐洲眼疾手快,赶紧伸手扶住她。

金苗苗看着他紧抓着自己的双手,一张脸更是通红。

她飞快抽出自己的手,也没跟唐洲招呼一声,又快步往前面跑。

乔玉兰看着她的背影,无奈道:“这丫头,你倒是等等我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奇幻小说网】《克系世界里的奥特曼》《秦时小说家》《我的军火商人生涯》《暗影明谍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