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倾颜仰着看着他,只觉得眼睛胀痛得厉害,痛得要裂开了!

他疯了吗?

他怎么敢在心脏种蛊?万蛊噬心,他是要让她心痛死?

“我本不想告诉你,但我希望你可以坚持下去。你信我的对不对?”封宴紧紧握着她的手往心口上摁,“你摸摸它,它因为你,永远会跳得这么有力。”

顾倾颜嘴角弯了弯,她不知道自己是想笑,还是想哭。

她这辈子的命,算是好,还是苦?

“阿宴,我饿了,我们吃饭吧。”顾倾颜抬手擦了擦眼泪,小声说道。

“好。”封宴立刻说道:“秋桃,快传膳。”

“是,陛下。”秋桃战战兢兢的声音响了起来。

午膳比平常要丰盛得多,都是顾倾颜爱吃的,她甚至还让人上了一壶酒。封宴很谨慎,不仅没喝一口酒,连水都是让刘公公单独倒来的。

“我又不会给你下毒。”顾倾颜好笑地说道:“你在怕什么。”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顾倾颜,这瓶药是假的对不对?真的那瓶还在你身上。”封宴从怀里摸出那只小白瓶,轻轻地放到桌上:“你答应过我的,一定会坚持下去,你不能中途反悔。”

“那我喝给你看。”顾倾颜拿过药瓶,仰头就往嘴里倒。

“顾倾颜。”封宴立马从她手里夺走了药瓶。

药水泼了他满手掌,风里立马弥漫开了一股清淡的花香。

“就是止疼的药,祈容临怕我喝不下,特地调了花香。”顾倾颜柔声说道。

“哄不了我。”封宴手一挥,把药瓶从窗子丢了出去,“打水来,朕要净手。”

招娣立刻端着水盆走了进来。

封宴把双手浸在盆里,里里外外地反复搓了好几遍,又令招娣把水倒得远一点,这才放下心来。

“传朕的旨意,不准祈容临靠近这里半步。”

他擦了手,把帕子也丢了出去,这才回到顾倾颜面前。

“你真英明。”顾倾颜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又酸又痛,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埋头假装吃饭。

“我知道,月殒发作会很痛,但我心蛊养成,便能解了。”封宴单腿跪到她的面前,低低地说道:“不要听祈容临的,他脑子坏了。”

“好。”顾倾颜点头。

四目相对片刻,顾倾颜的手轻轻探进他的衣里,贴在他的心口上,小声问:“疼吗?”

“不疼。”封宴立刻摇头。

撒谎!虫子咬心脏,怎么可能不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系统流小说】《团宠真千金竟是玄门大佬》《金玉王朝》【黎明小说】《摘星踏斗

小说MM阅读网【xsmm1.com】第一时间更新《暖春入帐》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