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濛濛的天总会让人无端烦躁,温娆却心情很好的哼起了歌,嗓音脆甜,仿佛像是一只快乐的黄鹂,轻盈飞进屋。

“心情这么好?”时薇薇刚才围观了全过程,看着她端碟子出去,围着微生潋叽叽喳喳说话,在她面前,往日里冷漠寡言的妖帝变得十分有耐心,甚至还有些纵容。

“时姐姐,”温娆神神秘秘地凑到她耳边,“告诉你一个秘密。”

她回头望了一下站在廊下的人,弯弯的眉眼像一只小狐狸,“我发现陛下离不开水。”

时薇薇一愣,想想好像确实是这样,绿意茶盏不离身,走到哪带到哪,即便是水中妖族也没这样的。光州的天气大多数时候都是干燥的,但是他去到哪里,哪里的水灵气就会充沛起来,她还以为是因为他修水属法术的关系,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她戳了戳温娆的额头:“这个秘密不要再跟别人说。”

“哦。”温娆当然知道这些利害关系。

这种关键机密要是被仇人知道那可是致命的。

“对了,我这次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时薇薇欲言又止,她并不想在温娆这么开心的时候说这事,不过这事确实有点急。

“时姐姐,什么事呀?”温娆盘腿坐到罗汉床上,拈起一颗点心放进嘴巴里,颊边鼓起,带着几分天真和无忧无虑的可爱。

时薇薇摸了摸她的头,心里叹了口气。

“关于你父母的消息。”

“我爹我娘找到了吗?”温娆顿时急了。

“是的,他们在青墟宗。”

“什么!”

温娆瞳仁猛缩,眼睛瞬间通红。他们怎么会在青墟宗?之前她完全感觉不到他们。

“你先别急。”时薇薇轻轻拍了拍她,缓声说起事情的经过。

原来在大半个月前,温娆在秘境里大放异彩,表现突出,有人暗中收买了海川温家的一个长老,混进去打探,另外还有些人进了翠微谷,暗中打探,发现了玄隐山四位长老所在的地方,趁他们潜进赤霞宗的时候,冲进他们的院子,带走了两具棺木。

本来,谢蕴是想炼制两具活死人傀儡,但是因为缺少至亲血脉,所以没炼成,这也是为什么谢蕴会去赤霞宗,并给她下雪灵丝的原因。

听完事情原尾,温娆肺都快气炸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捏紧双拳,眼珠子里全是怒火。

时薇薇不答反问:“你知道你真实的灵根是什么吗?”

她上下打量温娆,因为凭霄雀的内丹,现在她的混沌灵根已经发生了改变,若非变异混沌灵根的影响,她现在只怕已经变成仙奴。

“不是废灵根吗?”温娆用手背抹了抹流出来的眼泪。

她从来没觉得她的灵根特别,毕竟整个修真界,大部人的灵根都一般,能修道的人占了不到三分之一,有更多不能修道的人为了求得宗门庇佑而投靠宗门,成为宗门里打杂的奴役。

因为这个,她一直以为父母是不想她被人使唤还在翠微谷开宗立派。

“不是,你的灵根非常特别,你父母的灵根也十分少见。”时薇薇轻轻用指腹拭去她的眼泪,“你父母都是变异空间灵根,而你则是变异混沌灵根,十分稀少的存在,为了掩人耳目,你父亲从小就离开玄隐山,居住在桑远城里,这座宅院就是你父亲当初长大的地方。”

“我爹的宅子?”怪不得她总有一种熟悉感。

住在这里,无论外面风雨多大多恐怖,在里面都会变成普通的下雨天。

跟在翠微谷一样,谷里四季如春,从来没遇到过暴风雨和泥石流。

而且她的房间有很多她喜欢的摆设。爹和娘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她的存在,提前准备了她的房间。

“而且你母亲身份更加特别,携带少见的带着溯时技能的变异空间灵根。”

时空是最难把握的一个技能,她的母亲绪云仙子也是因为多次使用这个技能,与玄隐山结下不解之缘,与温辞结成道侣,最后在翠微谷隐姓埋名,过着简单的生活,但是十年前无意中救了谢知圆,十年后被谢家发现踪迹,一年多前,谢家父子为了逼出玄隐山的几位长老,炼制活死人傀儡而进攻翠微谷,但是因为当时众目睽睽下,没敢带走他们,后来微生潋赶到暗中震慑,温娆这才有余力将他们封进秘室。

“原来是这样。”

温娆急匆匆收拾东西,“我要去救他们出来。”

“我来,就是告诉你,不要去。他们就是以此为诱饵,引你前去,你一定不能去青墟宗,待在陛下身边。只要你安全,他们就安全。”

“可是,我想救他们回来。”温娆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砸,“都怪我,要不是我看到受伤的谢知圆,非要带她回家,他们就不会被盯上了。”

她伤心极了,呜呜哭泣。

“别哭,有我们呢。”时薇薇温柔地将她搂进怀里,“尊上和陛下一定会把他们救回来。”

“那我也不能什么也不做!”温娆虽然依旧非常伤心,但是很快又振作起来,捏着小拳头,周身灵力爆涨,灵气凝成的炼丹炉围绕在她们周围,足足有上百个。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MM阅读网【xsmm1.com】第一时间更新《如何攻略传说级大佬》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