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蝗啊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MM阅读网xsmm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二人来到西城,果见良堤的精兵已抵城门,似正与守门的侍门卫发生着争执。

席铭一下子就窜了,不想被席姜从马上拉下一把按住:“莫急,再等等。”

“还等什么,这一看就是又要借道,求别人做事还这么硬气,哪来的脸。”

席姜心中暗道,我给的。

宋戎并没有来,领头的她认识,是倒在征战半途,战死在沙场的颜繁。此人有些本事,回回打仗都是冲在前头,若他能活到宋戎称帝,荣华富贵不输阿抬。

但个人情感上,席姜讨厌这个人。

颜繁傲慢,眼中除了宋戎谁都看不起,同为家奴出身,阿抬都要避其锋芒,总是让着他。

自然,他也看不起席家。哪怕席家在他督主的问鼎之路上出了大力,他依然看不上。

如今想来,席姜倒有些理解他。回头看自己对宋戎倒贴上赶着的样子,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连累父兄竟被个家奴看不起。

思绪被前方的骚动打断,原来是侍门卫在找颜繁要手书令谕。

颜繁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侍门卫敢挡他的路,手书令谕确实没有,督主下令时他正在城外,来不及回去拿令谕,再说,他们过潜北城,何时需要那东西,以前都是这么过的,过的都是南门,不想这次换到西门,遇到个不会看眉眼高低的。

颜繁带的是先行军,他要保证回令准时传达,不可在此过多耽误。

几番辨说恐吓不行,颜繁的火气被带了出来,他口不择言:“你家主子五姑娘与督主是什么关系,你不会不知道吧,若让五姑娘知道你挡了督主的路,你担待的起吗?”

这话就过了,席铭又要窜出去,又被席姜死死拉住并冲他摇了摇头,席铭不知她到底在等什么。

那名侍门卫依然不让,不仅不让,还道:“主家的事属下本就不该打听,再说,此事与令谕有何关系?”

颜繁终是不耐,他那天生比女人还要白上三分的面上,因怒意而满面通红,抑制不住暴躁抬鞭就是一下。

没等席铭反应,席姜马上对他道:“带上你的人过来。”

席铭明白了她的意思,不放心问了一句:“你一个人行吗?”

席姜:“放心吧,两匹头马可都是我驯的。”

席铭一噎:“你说过的,莫自大自狂。”说完想想也对,转头去叫人了。

被打的侍门卫咬牙忍下,他虽嘴上说着不打听主家的事,但心里清楚,因为五姑娘,良堤的人在潜北向来被高看。

就在此时,一人一马驰了过来。

“前方何人,何故强闯城门?”

闻言,颜繁与侍门卫都楞住。

待颜繁看清来人是席姜,他抬起了脸,几乎是在用下巴看人:“五姑娘,督主有令,着属下去平乱,借贵地一用。”

嘴上说着贵地,可没见一点尊重之意。可这能怪谁呢,都是她宠的,若换上一世,她别说挡路过问了,就差着人扫街,等着宋戎的大驾光临了。

“呵,”席姜轻笑一声,他颜繁有什么可趾高气昂的,说到底他主子在她这不过是个卖身求荣的,这次还想仗着他主子欺人,可是不能了,这个脸可以给也可以收回。

“原来是宋督主家的家奴出门不带令谕啊。”席姜驾马挡在了西门前正中间。

一句话,颜繁不仅被点了出身,还被讽了行事不规矩,刚白回来的脸又红了,自从家主称督主以来,加上他打了几场胜仗,他都快忘了他本是低下家奴的事实。

颜繁语气不好:“五姑娘这是何意?耽误了督主的事,属下可担当不起。”

席姜一点都没被颜繁的态度所感染,还是那么随意:“与我何干?与我潜北又何干?”

“可是,可是,”颜繁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可是了半天,忽然发现一向理所当然的事,一下子变得无理起来。

是啊,是他们良堤征战属地,借的是别人的道儿,得了好处也都是自家的,与潜北确实无关。

道理在这里摆着,但占过的便宜忽然不让占了,就觉得被亏欠了。况督主对四造势在必得,颜繁又是先行军,他若不能顺利过城,传回回令,岂不是出师不利之罪。

颜繁缓了缓脸色,一个小姑娘而已,哄一哄也就过去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无所谓,她修无情道》《苟道真仙》《文娱重生狂想曲》《重回年代:从国营饭店开始》《重生1999:开启黑科技时代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