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把黑心莲反派攻略后》转载请注明来源:小说MM阅读网xsmm1.com

陆旧年看着江椿微微靠过来的脸颊,目光落在她微抿的唇角。

握住她的手微微使劲,便将女人拉向了自己怀中。

江椿尚闭着眼睛,突然感觉到一股力量将自己拉了过去。

紧接着,脸颊上贴上了柔软。

江椿诧异睁眼,看见了他的眸子。

莫名感觉他眼里有些水雾。

!他他他真亲了?

触及江椿诧异的目光,陆旧年双唇微微远离了她几分,薄唇轻启,“亲姑娘是因为情动,而非请求,这峭壁我自己爬也能上去,”

这是表白吗!

江椿一时怔住。

“这回是你情我愿,而非灵兽蛊惑,在下依旧会负责,”陆旧年一把拉过江椿的手。

她柔似水的小手被他攥在手心,他这般正经,江椿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现在有点像个渣女。

不过很快负罪感就被敬业给压下去了,这不过是书中世界,一切都是假的。

为了完成任务,这是她势必要走的路。

况且,这个人内里还是渣男的灵魂。

被她渣一次是应该的!

江椿反握住陆旧年的手掌,扬起灿烂的笑容,重重点头。

“爬上去过于耗费体力,还是用符咒吧,”江椿兑换了几张移行符,“道友要快些恢复灵力才好,”

“虽不知道友要去做什么,但此时一身伤,恐怕也难成功,”

江椿知道他是要去上面取那把玄宁剑,而这次取剑,注定是要失败的,所以他势必会再重伤。

玄宁剑灵眼界极高,可不是什么善茬。

攥紧陆旧年的手,江椿掐着符咒,几个瞬移,脚踩云层,就到了峭壁顶端。

陆旧年看着江椿手中的符咒,与常见的符咒不同,她两指捏着符咒,符纸下端燃起青绿色的火焰。

紧接着两人便飞上云层。

他愈发确认此人不是江氏小女江椿。

江氏甚少用符咒。

隐道宗女弟子是用灵力驱动符咒,但不会畏惧上方的火焰。

可此时的江椿,她皱着眉等青绿色火焰灼烧到手指才丢,又呼哧呼哧两口气吹了吹自己的指尖。

像是被烫到了。

她鼓着腮帮子,可爱得紧,又回过头来看他,勾了勾他的小指,说:“道友,我们到了,”

既不是隐道宗弟子,也不是江氏小女。

身份不明。

可他甚至觉得这样甚好。

只要在他身边。

江椿有些疑惑地望了望发怔的陆旧年,指尖划过他掌心。

他想啥呢?都上来了还不做好打架的准备?

江椿想啥来啥,下一秒,峭壁上刮起狂风,伫立在一旁的松树被连根拔起,咻一下就到山底下去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青云台

青云台

沉筱之
【今晚的更新可能要到9点左右。——12月27日】“我陷在洗襟台下,血都快流尽了,心中想的却是,那个小姑娘,可千万不要来啊。若是……她当真来了,我也只管和人说,我见过她,她已经死了。”立意:去伪存真,锲而不舍。
其他连载9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